一栗子

?什么意思,以不是Crowley的身份回归吗??

最近脑了超多脑洞,想认认真真地写写Crowstiel的正剧(。 ́︿ ̀。) 不过过了这么久我都快出坑了…

Gallavich都圆满了,13也cue了rose,Crowley死得妥妥的,我的最爱的三个cp感觉都挺安稳挺圆满的(升天

太没激情了,自打决定了gap就什么都不想干,就想瘫着…
连cp都不想搞,看了好多剧,没一个想搞的cp
去英国也没去任何神秘博士hp相关的景点,看了一圈剧也没有任何激动的感觉……
这是什么看破红尘的倦怠期

【Crowstiel】狗运亨通

故事发生在Rowena对Castiel施了Attack Dog curse,让他追杀Crowley后,让我们的C叔狗年行大运一回(dog脸

自以为狗言狗语!Castiel & 其实什么都听得懂!Crowley


——
我叫Castiel,我是最受主人宠爱的地狱猎犬,我骄傲。

据说我遭到了恶毒女巫的袭击,虽然我刚醒来时发现我把主人掀翻在地,但是主人大人大量的原谅了我。

说出来不怕你们妒忌,我主人是大名鼎鼎的地狱之王,而我是他最喜欢的一只地狱猎犬。

我在地狱猎犬里绝对享受着最高待遇,不像Growley和Juliet,主人每天都精心打扮我,给我穿衣,给我穿鞋。

“你见过哪只狗有这么高的待遇吗?”我一边穿上外套一边对Growley说。

Growley这只傻狗还对我笑,真是好兄弟。

但是我怎么觉得帮我穿衣服的主人想要杀人。凭借着动物敏锐的第六感,我飞快的跑开了。

“Castiel你把你鞋子穿上!!”

——

我是地狱之王,最近我很发愁,当然不是为了地狱发愁,我为了一只狗天使发愁。

就是一只人模狗样的狗屎天使,中了我妈的咒,以为自己是我养的狗。

我的寝宫最近鸡飞狗跳,都是这个狗胆包天的Castiel,非要不穿衣服到处乱跑,好说歹说让他穿了衣服,现在天天拉着我的Growley和Juliet炫耀。

不知道我的狗和我谁先得精神衰弱。

最崩溃的是他要求加入我的晨起遛狗活动。我以往最喜欢牵着狗绳,遛遛我可爱的Growley和Juliet,增进我和我的宝贝们之间的感情。而且这叫Management by walking around,MBWA懂吗?不懂?这就是你跟我,一个优秀的地狱管理者的区别。

在他抱着我的腿百般要求后,我带着他出了门。

“为什么你们被牵着,我不能被牵着?”他问Juliet。然后绕着我转悠,边转边说,“要一视同仁啊,要一视同仁啊……”

智障,除了我的狗,地狱上上下下都听得懂你在说什么。

作为妥协,我临时牵着他的大衣带子。

接下来的路,他走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、趾高气扬、狗仗人势。我牵着一个大男人的衣服带子,走在后面,成何体统!

我一松手,他还把衣角又递给我,可怜兮兮看着我。

我要被气死。

———

我叫Juliet,是一只地狱猎犬。

我狗窝里最近趴了一个男人,虽然他比主人帅多了,但是我很不满意。

我撺掇他去睡到主人床上去,这样一来主人可以重视这个没有眼力见儿敢跟本小姐抢狗窝的新人,二来可以直接把他搞死。

我把他领到了主人的床边,他很顺从地就爬上去睡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和Growley兴致勃勃地跑去围观。这个人狗胆包天已经钻进了主人的被子。

主人醒了,主人发现他抱着一个大活人,主人气得脸都红了,新人还伸出舌头对主人表达歉意。

呵呵,不知道主人最讨厌被舔吗?

我带着Growley悄悄退下了,心情好,胃口好,多吃几碗狗粮。

———

我叫小鬼甲,作者没有给我取名字,我在地狱里负责养狗。

我好像发现了地狱里的一大丑闻。

陛下威武,他养了一只天使,还让天使做他的狗。我悄悄将此事告诉了某小鬼,小鬼摩拳擦掌:太好了,我爱陛下,是时候我出马了,放心,苟富贵 勿相忘。

后来小鬼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而我呢,每天看着陛下和天使的互动,感觉和Growley、Juliet一起,吃了两斤狗粮。


———完·滚回去复习


要期末考了,激情写文_(:_」∠)_

我真的很害怕在现实生活中被朋友知道我的lofter……感觉是羞耻play……

Isabella实在是太可爱了!
更新一下马克老叔现况(是不是因为不演戏了只参加乐队演出和漫展,所以彻底放飞沦为一只胖子了……

【Crowstiel】如何捕捉一只地狱之王

论如何捕捉一只无色无味透明的地狱之王。
神经幼稚鬼!C叔 & 没有台词!小卡
本人立志用幼稚园的文笔写一个幼稚鬼的故事。


Crowley醒来后,发现自己成了一团气。之所以说是一团气,因为他无色,无味,透明。

其实此刻的他没鼻子没眼睛,哪里知道自己是什么形态呢?他只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消失了,只剩下了脑电波,在半空中哔哔着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他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,他的正下方,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。他见过无数妖魔鬼怪的卧室,但是这样家徒四壁的还是头一遭;屋子的主人躺在潦草铺了层床单的单人床上,穿着风衣和皮鞋,像一根笔直笔直的木棍。

“oh…shit…” Crowley默默地想。

— —

一个“不存在”的东西如何发声?Crowley仿佛被困在了另一个维度,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,感觉到自己的思想,感觉到自己翻白眼,骂人,却又同时清楚地认知自己在Castiel存在的这一维度是“不存在的”。

Crowley无论怎么呐喊都得不到回应,不禁悲从中来。他一会儿怒斥Castiel做人类的哈巴狗,一会儿涕泗横流地申诉我也想要被大家喜爱。

Castiel突然微微一动,他睁开了双眼,坐了起来。Crowley屏住呼吸,觉得大事不妙,万一他是听得见看得着我的呢?

Castiel直直地穿过了Crowley,Crowley松了口气。

可是他委屈极了,连你也看不见我吗?

他绕着Castiel走来走去、飘来飘去,嘴里念念叨叨:“大傻逼,一根筋,混球,大翅膀,我的小天使…”

— —

“Castiel!你就留在地堡看家?地堡需要你看家吗,不需要,你有这时间不如去找点乐子,找乐子你懂不懂,去晒晒太阳,溜溜狗,吃点好的,哦对,你那味觉还是算了。对对对,档案有什么好看的,我看你这一页盯了这么久,跑神儿了吧……”

Castiel终于扔下看了一页的卷宗,出门了。念叨了一上午的Crowley心满意足,“我倒要看看你带我去什么地方。”

Crowley跟着Castiel溜溜哒哒出门了。

— —

Castiel坐在长椅上晒太阳。Castiel坐在一头,Crowley在另一头,Crowley絮絮叨叨地讲着地狱里小恶魔的八卦,“我的某某手下和某某某手下搞在了一起,还以为我看不见吗?呵呵,傻逼,我就等着两个人闹掰,然后再把他们安排到一个岗位上…”

Castiel跟遛狗的大爷打招呼,他摸着大狗毛绒绒的脑袋。Crowley在旁边叉着手看着,“你干什么呢,随便一个大爷和狗也要撩一撩…”

Castiel又不摸狗了,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长椅上。Crowley突然有点难过,“你说你一个天使混的这么惨,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,还没人搭理,你是流浪汉吗!!”

Castiel坐了一会儿,终于站起来走了,Crowley唧唧歪歪跟在他后面,“对对对,多走走嘛多走走,交交朋友哈…”

— —

Castiel和Crowley坐进了电影院。

Crowley开开心心地看《死侍》,哈哈哈地跟着电影院里的人一起笑,“哎呦喂笑死我了!诶小翅膀你咋这么严肃啊,我跟你说哦这个梗是这样子的………”

电影进入后半段,Castiel终于跟着观众们一起笑了起来,但是他的笑羞涩极了。

Crowley为这个笑抖落一身不存在的鸡皮疙瘩,“瞧你笑的,你不会是看上死侍了吧……”

— —

Crowley跟着Castiel回到了地堡,他飘在地堡门口,叉腰总结道,“今天真是丰富而有趣的一天。”

— —

Castiel又开始看档案,Crowley在屋子里东戳戳,西碰碰。

过了一会儿,他飘过来说,“我走了,小天使,我这样也不是回事儿啊。”

Crowley拍了拍Castiel的肩膀。Castiel突然一动,抓住了他肩膀上的手指。

Crowle突然间感觉到了这一握,仿佛无中生有,从指尖那一点有了着落。然后从那只手开始,胳膊、肩膀、上半身、腿,Crowley感到一点一点,溶解一般,他回到了这个维度。

两个人对视了半晌,Crowley抽出了手,啪嗒一声消失了。

— 完 —

这是一个“爱赋予你存在”的故事(不是,鬼扯)。希望小卡记起虚无世界里的C叔把他拉回来…

— —

小剧场:只有我能看到你
又名:尴尬癌晚期患者的起床

没事干躺在床上发呆的Castiel突然发现上空出现了一只Crowley。

Crowley一动,他连忙闭上了眼睛。

这只Crowley开始在上空翻滚,开始“啊!——”地大叫,开始试图乱砸屋子里的东西。

Castiel:………… 要不要睁开眼告诉他我看得见听得着

这只Crowley似乎确定了自己“不存在”,于是他开始对Castiel东戳戳西碰碰,一会儿怒骂Castiel,一会儿抱着Castiel的大腿痛哭。

Castiel:………??

在听完一咏三叹一波三折的哭诉后,Castiel默默地坐起身,决定装聋作哑一整天。

拯救地球的幸福小队了解一下!

吃锤星!!
(反射弧半个地球长,看别人的锤基梗突然站起了锤星…

[AU明星/经纪人]人狠话不多3

明星!Castiel/经纪人!Crowley
双C粉图个开心!OOC!


经纪公司越开越大,Crowley也越来越忙,哪有时间天天跟着Castiel,于是给他配了个小助理。

可是Castiel还是隔三差五出现在Crowley面前。

“你就不能看好他吗!”Crowley坐在会议室主位上,Castiel在一边玩消消乐,小助理气喘吁吁推门进来,一群与会人员眼观鼻鼻观心努力降低存在感。

小助理:“我错了我马上带他走!…Cas哥腿太长,我转身说句话他就不见了!”

Crowley大怒,冷笑,“这是借口吗!别干了,开除。”

Castiel走过来拍拍Crowley的脑袋,“你别生气了,不是他的错,你不是也追不上我吗?”

Crowley,“………”

小助理:完了!QAQ

与会人员:……(我们不存在不存在)。

Castiel默默收回手:我感到气氛有一丝丝不对…

他绷出一张人狠话不多的脸,冲着与会人员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,帮老板找回面子道,“我让你追,晚上见。”

犹豫了一下,他顺了一下Crowley的头发,走出了会议室。

与会人员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完了。

小助理:…我死了。

Crowley气得直抖,他把厚厚的合同往桌上一摔,冷笑,“热闹好看吗?都给我去干活!!!”

一众人手软脚软贴着墙根溜了。

Crowley的小秘书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哆哆嗦嗦过来收拾桌上的文件。他回头看看走去窗边喝酒的大老板。老板气得耳朵都红透了。

===

Crowley是真气得脸都红了。

晚上见什么见,晚上你要录节目见个什么见。追什么追,谁要追你这个大傻逼。

这下Crowley连耳朵都红透了。

===

大老板嘴上说着不愿意,晚上还是默默跟去了电视台。

Crowley跟节目负责人友好交流,气氛融洽,5分钟后负责人红着脸娇羞地走了,Crowley满眼精光,过来交代Castiel注意事项。

“乖乖按照台本来,记住了吗,人狠话不多的直男?”

Castiel既没有玩手机,也没有看台本了,他盯着Crowley半天,看得Crowley满身不自在。然后一扭头,迈着大长腿上台了。

Crowley叹气,这都造的什么孽,好心当成驴肝肺。

===

现场气氛很融洽,主持人擦着边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
Castiel绷着脸小小声回答,“Sam老师很帅的啊……”

“那你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?”

“人很好,长得也好看。” Castiel人设全盘崩塌,浑身上下冒着傻气与粉红泡泡,“眼睛特别好看。”

Crowley在场外听着,都可以想象出来他抿着嘴巴羞涩地低头笑的表情。人好,长得好看,有些人就是这么幸运,本来就已经这么幸运了,还可以这么幸运的被一样好看一样人好的人喜欢上。

Crowley心里嫉妒得发狂。我人不好,长得又不好看,就是给别人拍合照的配角命。

我也好想被别人羞涩地说喜欢啊。

===

录制结束后,Crowley和负责人握手递水,相谈甚欢, 感谢赏识和支持。

坐进车里Crowley累的不行,还要打开平板处理邮件。

Castiel在一边不高兴,“负责人真丑,就你还聊得这么开心。”

Crowley本来不平的心被轻轻扎了一下,他邮件也不看了,抬头道,“我们俩丑人凑一堆儿说话,大少爷您也不喜欢啊。我看您还是带助理吧,给你找个又高又帅腿特长的。”

Castiel被Crowley阴阳怪气地一顿说,摸不着头脑,想了半天小心翼翼地说,“你就挺好看的。”

车窗外的霓虹灯向后闪过,映在Castiel眼睛里一闪一闪的,这样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睛认真地看着Crowley。

“你人也好,长得也好看,你的眼睛特别好看。我不要助理,我就喜欢你跟着我。”

Crowley的心里呼啦呼啦,开出了漫天遍地的粉色小花。

===

与此同时

前排司机大叔:……什么鬼

前排助理小哥:……QAQ


——

激情写文,我为C叔续一秒,C叔加油不要凉。